嗨,我叫小孩游神,这是我的故事 —广东11选5

我叫葛炎,男,1997年8月23日出生,是一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。大家都喜欢叫我小孩游神,或者直接叫我的ID——kid,其实我更喜欢大家叫我IG.kid,因为这个前缀对我来说赋予了太多的意义。

我在汉宫clan以中单身份出道——别看我长得老,我那年才15岁。在一次城市争霸赛当中,我单杀了对面两次,而他是当时中国最炙手可热的中单,Misaya若风。心中的激动还未平复,梦幻般的惊喜便接踵而来,我受邀加入了电竞豪门IG。从那天起,黑白战袍成为了我一生的颜色。



到了IG,我转型成为了ADC。我们队的上单是一个说话很搞笑的胖子,我们队的辅助是一个一惊一乍的秃子,他们做事总是荒诞不羁,但实力却又强的夸张。他俩为我们遮风挡雨,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哥。我们的打野是一个瘦瘦的小个子,他不爱说话,默默背锅,大家都笑他,但只有我们才知道他有多么伟大。中单是我哥们,大家都叫我俩“双子星”,我喜欢这个称号,因为它比我之后得到的所有外号都要好听。

那一年的我们,意气风发。我们让中国的LOL不再只拥有鲜艳的红色,我们在韩国人的地盘把他们踩在脚下。虽然当时的微笑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AD,但我觉得只要和四个兄弟在一起,我也能做到一切。然而事与愿违,我们在TGA冬季赛上被老辣的WE击败,S2面对战术大师M5最终只能饮恨而归。很多人说这样的成绩对于第一年的我而言足够美好,但我没想到的是,这是我人生中唯一的一次S赛八强。



我的第二年,LPL成立。那时候WE是LPL的代名词,因为他们刚刚夺得了世界冠军。但我们在SWL总决赛上狠狠踢了他们的屁股,报了去年的一箭之仇。现场的观众看起来并不喜欢我们,向我们扔来矿泉水瓶,PDD和笑笑用他们伟岸的身躯挡在我们面前,向那些失去理智的60e予以还击。或许这就是男人吧,我想。但我没注意到的是,昏黄的灯光下,笑笑的头发显得愈加稀疏了。



这一年,我自己的表现有所起色。我的EZ在比赛中大放异彩,国服里的我一样叱咤风云。可在强队林立的LPL,我们却高开低走,浑浑噩噩,最终失去了S3总决赛的资格,我也因为“先点菜吧”和“中华鲟”成为了大家的笑柄。笑就笑吧,大家开心就好,可当笑笑和PDD先后宣布退役时,我却再也笑不出来。



S4的皇族,在两名韩援的帮助下闯进了世界赛决赛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S4毫无建树的我们,糊里糊涂地跟着浪潮进入了大韩援时代。校长花大价钱给队伍买来了两名韩援,打野的名头很响,被誉为OGN新一代野王,中单中文学得好快,技术也是出奇的好。姿态也顺利过渡到了上单位,换血成功的我们,带着蓬勃的朝气,再度杀回了S赛。然而那年,却是我噩梦的开始。

整个S5赛季,我的状态一直都不怎么好。在对阵OMG的比赛里,我的薇恩只打出了443的伤害,对面那个男人输出实在是太高了,他一直是我心中的梦魇。在那之后,我坐了一段时间的板凳,但最后队伍再一次选择了相信我。可在S5总决赛上,我辜负了所有人的期望。脸探草丛人被秒、拔茅失误龙被抢、输出倒数第一...国庆投降成为了我们的标签。铺天盖地的嘲讽与谩骂扑面而来,没有了前辈们的遮蔽,这些声音都直击我心。但我不甘心就此退役,我还能做得更好。当没有人相信我的时候,IG选择了相信。



S5结束的时候,KaKao选择了离开,也是不甘心吧,我能理解。已经决心更换位置的我,在新赛季接过了IG首发打野的重任。其实我也知道,打野位是一个背锅位,但对于那时的我来说,再多的锅我也不怕背了。在我心里,这是一种自我救赎,是一种克服心态问题的方式。这一年我们的成绩还是不理想,下路组合的迷茫让我仿佛看到了去年的自己,夏季赛的九连败让所有人眼里都充满了绝望。直到赢下NB最后一局生死战确定不用打保级赛之后,我在更衣室里鼓励队友们说:“还好,我们还有希望”。这是以前大哥们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,现在,也应该轮到我来说了。




S6的末尾,我和队伍一起参加了NEST杯的比赛。队伍派出的下路是两个初出茅庐的小孩,尽管还略显青涩和稚嫩,但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未来IG的无限希望。对阵LGD的决赛,我一次次地Gank成功,帮助队伍拿下了胜利。好久没有这么爽快地拿冠军了,我想。看着台下粉丝们的高声呐喊,我长长舒了一口气。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拥有强大内心的人,但我一直在用努力去证明自己值得被赞美。




S7开始之前,姿态最终和我们说了告别。再也没办法被一起称作“双子星”了,想想还有点小失落呢。看他穿着其他队伍的战袍总感觉都点别扭,但对于在这个联盟摸爬滚打了6年之久的我和他来说,早已看淡了各种是是非非,只有最初的梦还在心底,无论岁月如何冼刷都不会磨灭。这一年,LPL为所有的职业选手都颁发了资格证书,每个选手都有着自己的编号。0001号是明凯,而我有幸拿到了0002号。一串数字或许并不能说明什么,但它蕴含的岁月却见证了我的成长。



夏季赛,队伍从YM引进了新星打野Ning,我的上场机会也越来越少。夏季赛对阵EDG的半决赛,我作为首发出场却发挥不佳,导致队伍丢掉了第一局比赛。从那之后,我就再也没有获得上场机会,而Ning的表现也趋于稳定。这一年的我们只差一场就能够获得重返S赛的机会,但可惜的是,我们错失了。看着Rookie难过的泪水,我选择留下,只要能再帮助队伍,哪怕一点点也好。



S8赛季的全新IG,终于迎来了完全体。但我知道,这个大家口中的“完全体”并不包括我,我只是一个负责点菜的。看着Rookie终于成长为了一名合格的领袖,看着四名新人越来越稳重成熟,是时候该做出抉择了,我对自己说。我的职业生涯不是很酷,但是我觉得还可以。职业六年没有太好的成绩,但也从来没有对不起自己。如果在这里划上句点,我也不会感到遗憾,因为IG这两个字母赋予了我太多的意义。我没能赶上当年那个逐梦的自己,但也无所谓了,我有6年的IG蜜月变成回忆在我的人生中陪着我,已然无憾。



嗨,我叫小孩游神,这就是我的故事。

[ 此帖被圣剑Saber在2018-03-09 10:18修改 ]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